成员简介:
词曲创作/唱/吉他:刘冬虹
吉他:赵龙
贝斯:马锴
鼓:王斌
音响助理:齐源
刘冬虹,又称老刘,北京土著,七十年代初期出品,家庭背景复杂。据传,此人出身没落贵族,然经相关部门调查取证后得知,其人根正苗红,幼年在军队大院长大,其成长期和定型期的两次特质扫描结果属性一致,皆为“流氓”。同属性参照物有:姜文,王朔,以及方枪枪;提取到的关键词为:话痨,幽默,自来熟,表达爱好者,热爱自由及女人。
此人于一九九六年组建一乐队,名曰“沙子”,意指独立,干净,坚硬,民主自由。所有作品的词曲唱作皆由他一身包办,随行的是几个自私得像公猫、聪明得像骗术家一般的乐队成员。
刘冬虹擅于以骚词浪曲撩人心弦,锐言趣语针砭时弊,言辞大胆,放浪有度,逢演出,必携酒,受访亦然,骚包气质引人无数,几乎成为集思想家,艺术家,性偶像三位于一体的个人新文化象征。
该乐队先后发行过两部辑子和一张EP,《星星落在我头上》,《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EP则名为《怪模怪样》,据说这两部辑子分别是为一次陨石雨的发生和某童话大师的逝世周年纪念而作,然而坊间对此经专家鉴定后给出的说法多有存疑,有在野人士提出,这两部辑子和一张EP其实是刘冬虹对史上著名学者冯梦龙的致敬,因而做得《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音乐版以飨众人,还有人批评说,这人半分才能也无,为3.15晚会写的主题曲《消费者之歌》词意散漫,文不对题……一时间,众口难调,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近期,不断有人表示遍寻《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这部辑子而不获,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刘冬虹与沙子乐队全体人员在此正值举国严厉打击假新闻之际顶风作案。后经多方了解,拜于刘冬虹在校期间修习的是外贸专业,这部辑子便先走了外贸渠道,已于奥运年在德意志首发,次年五月才会在国内上市。
1996年,刘冬虹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冷摇滚乐队,命名为“沙子”,至今已走过十年。
1997—1999年,刘冬虹租下北京八大处公园八处证果寺旁的一个小院,那里寂静得出奇,甚至可以听到月亮的声音。树林,禅房,山路,松鼠,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切都得以净化和升华。就这样,刘冬虹冬天回城,春季上山,过了三年“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招止亭弹琴,秘魔崖裸奔”的生活,同期完成了乐队首张专辑《星星落在我头上》的创作与排练。
2000年初,《星星落在我头上》得以出版,其独特的气质、稳健娴熟的音乐表现力,与成熟锐利的歌词创作,传递给你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染,一种酒醉后的眩晕。在今天听来,这张专辑里的歌曲愈发犀利。
2000—2005年,沙子乐队连续六年应邀参加大型露天摇滚音乐节——迷笛音乐节,他们以其独特的冷摇滚旋律、娴熟的演奏技巧和迷人的表演风格获得了现场观众的广泛认同和狂热喜爱。除了频频出席大型音乐节,刘冬虹与沙子乐队还在众多的酒吧持续不断地举办了上百场演出,征服了大批歌迷。
2005年,刘冬虹创建了大公鸡唱片品牌。同年,大公鸡唱片为刘冬虹与沙子乐队录制了听众期待已久的新专辑——《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整张专辑以一男一女在夜间暧昧而私密的对话为线索,他们谈理想、人生、婚姻、欲望、钱,也谈性与爱,两性之间的隔阂,冲撞,或融解,就此一幕幕展开。无论是从音乐还是从思想上,这张专辑都比第一张更为成熟。
2008年8月,《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欧洲版在德国首发,刘冬虹赶赴德国、奥地利等地配合媒体宣传。在柏林首发式结束后,刘冬虹受到包括《柏林日报》在内的几十家媒体追访,有记者对中国除了有美好的传统民族音乐外居然还有如此奇特而深刻的音乐表示惊讶。

2000 – 星星落在我头上
2008 – The World Has Become A Fairytale
2009 – 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
2016 – 玻璃盒子里的宝贝儿
2019 – 爱与自由

试听曲目:

资源:

隐藏内容

此处内容需要积分获取

  • 普通用户特权:1积分
  • 会员用户特权:无需积分
  • 长期会员用户特权:无需积分推荐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