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nkho 是图瓦族的女歌手,在种类繁多的世界音乐类型中图瓦音乐的地位是非常大的,他们的音乐充满着的游牧民族的气息,自由广阔。呼麦、长调、特色民族乐器的交相辉映,其实他们唱法和传统蒙古族音乐有很高的相似度,双声、呼麦这些源于谁已无法考证,但区别在于图瓦音乐中有着一股神秘气息的祭祀味道:萨满音乐。这是蒙古音乐中所少有的部分。萨满音乐包含在宗教音乐之中,发源于原始氏族对于图腾神明的崇拜还有对于巫术的信仰。是对于萨满有信仰的民众在祷告神、献祭时所使用的一种的古老的音乐形态,通过颂神歌词搭配作为标志俗称“跳大神”像央吉玛还有haya有时也会被贴上这样的标签。这种音乐类型通常都会出现在场合较大的的祭祀活动和宗教活动当中,多为祈求和祝愿。所以换句话来说,这是属于他们的一种古乐。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对比中国可以很明显的发现。中国的古乐消亡的情况非常的严重,虽然有保留下来一些古曲,但是肯唱的人实在太少了。大多还是二次改编,还有像龚琳娜夫妇这样根据古乐调式去创作。
Sainkho敢于突破常规,去学习呼麦唱法,本身女性的声线去学习双声呼麦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更别说那个时候有着”女人不得喉唱”传统禁忌,这使她也并不是那么受到她国家部分子民的待见,有很多的人觉得她一直在西方世界游历,这是背叛图瓦的行为,拥抱了不正确的的西方思想。1997年,她在自己40岁生日前在俄罗斯遭到暴徒攻击,身受重创。
Sainkho的生活确实充满着坎坷与艰辛,这也是她部分的音乐有很多人难以接受的原因之一,当你成为了一个艺术歌唱家之后,你更加注重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悦耳的旋律、感人至深的歌词、讨好听众的编曲这些都会身居次位,一切皆为表达服务。而音乐是Sainkho的一个宣泄口。所以她的音乐中时不时的会充满一些痛苦、嘶吼、与呐喊。而这些痛苦却不是很多观众能承受的、体会的。
上世纪90年代,前苏联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政治与经济危机。她所生长的图瓦更是处在一个风雨飘摇的阶段:失业的人群居无定所;超市空了,没有食物,人们面对的只有贫穷与饥荒。
穷苦的人们往往拿着小小的粮票,在冷风中排队无数个小时,只为了得到一块小小的面包。珊寇拼命赚钱,努力帮助家人得到一点吃的和衣物,但她的父母还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年代含恨而终。
她回到柏林,神色里充满悲伤。制作人问她要不要用音乐把内心的痛苦发泄出来,她想不到任何旋律能表达民族和人民的苦难,唯有极端的、撕裂的低吼。这成为她情绪的出口,也成为她在漫长生活里治愈自己的方式。
珊寇当然不是不会唱歌,甚至可以说,她是图瓦最优秀的歌者之一。
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的她,从小就热爱音乐,跟长辈学了不少图瓦传统曲目。同时她也很有天赋:天生拥有极致的嗓音,且拥有横跨七个八度的广阔音域,以及可空灵、可温柔、也可低沉的多变音色。
感受下珊寇专辑《Stepmother City》中的作品,一定能让大多数人瞬间对她改观。也能明白,她创新与挑战的实验音乐,并不是噱头,而是建立在强大的基本功之上的。
父母希望她成为一名老师,但她生来叛逆,极力追求自己喜欢的事。二十岁,她去往莫斯科学习西伯利亚少数民族声乐,其中就包括被图瓦族视为“民族魂”的呼麦唱法。
呼麦,简单来说就是人声在同一时间里唱出两个声部。在图瓦,这种歌唱技术只有男性可以使用,传说中女性在公开场合采用这个唱法演唱容易不孕,从而被禁止学习和表演。
珊寇不仅学习和表演呼麦,同时还将传统民族音乐与爵士、古典、环境音乐等融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但这样的珊寇一开始并没有受到故乡人民的认可。因为违反女性演唱呼麦的民族禁忌,同时将欧洲音乐与民族音乐的融合,被图瓦人认为是玷污了传统文化,珊寇一度被视为图瓦公敌,被家乡人民排斥。
珊寇并没有记恨故乡的人们。身体恢复之后,她发表了新的专辑作品《Time Out》。
在专辑内页上温柔地写道:我希望总有一天我的同胞能够理解,我是个属于全世界的艺人。我所创作的音乐没有国界。
如今六十多岁的珊寇依然活跃在世界乐坛,俨然已经成为了图瓦音乐人的典型代表。这些年也来中国演出,交到了一批玩音乐的朋友,也收获了龚琳娜、霍尊等一系列明星粉丝。
不论经历怎样的不被理解,她依然坚持自己最独特,最真实的表达。

新京报专访珊寇:唱《Lost Rivers》的她,不能像26年前那样尖叫了?

歌唱的艺术中总存在着许多侧面,不仅是甜美的声音,有时候令人不安的或戏剧性的声音也是被需要的,这完全取决于每个人的个人选择,但是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必须要给到听众。我希望我的听众能够足够明智地尊重我在歌曲中用不同的形式来演绎我的故事,或是保留我对所看到或感觉到的生活的叙述。

透过那七分钟的尖叫音轨,我们看到,珊寇身后有一个深情而无助,宽阔又迷人的世界。

如果你人生美好,不建议你听《Lost Rivers》,反之,你可一试,如没注意提示而误听让你产生不适,则请包容,或许你可以在下面播放列表中选择《Old Melodie》聆听以缓解。

├─1991 – Sainkho Namtchylak&Letov Trio – ChuanChou and Batterfly
├─1991 – Sainkho Namtchylak&Tunguska-Guska – Eine Meteoriten-Oper
├─1991 – When the Sun Is out, You Don’t See Stars
├─1992 – København-DK, Brønshøj, Medborgerhus Pilegården
├─1992 – Lost Rivers
├─1992 – When the Sun Is Out You Don’t See Stars [FMP]
├─1993 – Kang Tae Hwan&Sainkho Namtchylak – Live
├─1993 – Letters
├─1993 – Out of Tuva
├─1995 – Sainkho Namtchylak&Ned Rothenberg – Amulet
├─1996 – Sainkho Namtchylak&Biosintes – The First Take
├─1996 – Sainkho Namtchylak&Parker, Evan – Mars Song
├─1997 – Sainkho Namchylak&Moscow Composers Orchestra – Let Peremsky Dream
├─1997 – Sainkho Namtchylak&M.C.O – The Gift
├─2000 – Stepmother City
├─2001 – Aura 3CD
│ ├─1_Aura – Solo
│ ├─2_Adult Games – Duo
│ ├─3_Initiation – Trio
├─2001 – Time Out
├─2003 – Various – 20 Jahre Inventionen II
├─2004 – Kamlaniye
├─2005 – Forgotten Streets Of St. Petersburg
├─2005 – Аржаана&Sainkho Namtchylak – Arzhaana
├─2007 – Naked Spirit
├─2007 – Nomad
├─2008 – Sainkho Namchylak&Moscow Composers Orchestra featuring – Portrait of an Idealist
├─2010 – Sainkho Namchylak&Wolfgang Puschnig&Paul Urbanek – Terra
├─2011 – Cyberia 2CD
├─2011 – Simply Live
├─2013 – Who Stole the Sky?
├─2016 – Alpha & Co with Sainkho Namtchylak – Pulse of Karma
├─2016 – Like a Bird or Spirit, Not a Face
├─2016 – The Puls of Karma
├─2018 – Go to Tuva
├─2018 – It’s probably windy in Ovyur
├─2018 – The Reform Art Unit Subway Performance
├─2018 – Voci In Viaggio
├─2018 – WHS at TMM 2006, Berlin (Dedication to Peter Kowald)
├─2019 – Apple Larch EP
├─2019 – The Eagle Wills Still Fly_Doo Dah Day EP
├─2019 – The echo of old fairytale
├─2019 – Worker’s song EP

试听曲目:

资源:

隐藏内容

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 普通用户特权:10积分
  • 会员用户特权:无需积分
  • 长期会员用户特权:无需积分推荐
会员直接下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