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 Bad Taste…But I Smell Good
表演者: 黄秋生
流派: 流行
专辑类型: 专辑
音频格式: WAV
发行时间: 2002
出版者: BMG唱片
条形码: 4719850842390
ISRC(中国): CN9867651650
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黄秋生正式进军台湾乐坛首张大碟。
十三首集粤语、国语、台语、英语,精彩绝伦的专辑,由黄耀明 黄贯中 梁基爵监制。
除两首黄秋生自创新曲外,所有翻唱歌曲由音乐圈中好友为黄秋生精心挑选,包括黄耀明、张培仁、香港着名乐评人冯礼慈与袁智聪、香港资深电台DJ黄志淙、香港商业电台节目「组Band时间」知名主持人Inti等,并重新编曲或填词后演唱,绝非一般滥竽充数等翻唱捞钱专辑所可比拟。
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黄秋生正式进军台湾乐坛首张大碟。
《呷好道相报 Bad Taste…But I Smell Good》。
超乎想象的揶揄、趣味、畅快音乐体验,唱片市场崩盘下的另一个利多奇迹,《最新创作 + 新观点翻唱》全12曲,另加Bonus混音版,黄耀明(达明一派)、黄贯中(Beyond)、LMF创作主脑Davy与饶舌主音MC仁全力跨刀。
*绝对话题推荐
《失业自力救济歌》男人40无得捞:黄秋生一手包办词曲,道尽一般失业百姓心酸。
《浪人情歌》偶然:翻唱陈秋霞的老歌,黄耀明操刀制作,让你听到黄秋生的温柔。
《联合国进行曲》黑白乱讲:改编自Chumbawamba全英冠军曲Thumtumping,国语/台语/粤语/英语演唱一家亲,LMF饶舌主音MC仁跨刀献声之作。
《影帝vs台港音乐教父》将进酒 & 尖沙咀Tommy:分别翻唱罗大佑以及改编自许冠杰的作品,前者由Beyond团员黄贯中操刀制作。
《给Beyond迷的献礼》海阔天空:翻唱Beyond的经典名曲,由LMF主脑Davy操刀制作。
黄秋生在1995年和1996年接连发行的《支离疏》和《地痞摇滚》,虽然没有撬动香港主流乐坛根深蒂固的偶像文化基石,但他的举动却还是多少让两岸三地有识之士因此而对香港乐坛的再次复苏保存了最后一丝希望,虽然他音乐中的玩票性质,不足以让这两张专辑达到重启一个时代的高度,但黄秋生的横空出世,却以搅屎棍的形式破坏了香港主流乐坛已经惯例的潜规则,以对比的方式照出了偶像音乐中许多虚弱和空幻的成份,同时也向所有的影迷说明了,黄秋生这位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影帝,原来还是一个不错的音乐人。
黄秋生发行此两张唱片时,正处于其电影事业的低潮期,无工可开、无角色可演,因此才在万般消沉中,用发行唱片做为发泄愁闷的出口,所以同样是影帝,演而优则歌是为了占领更大商业市场这一套,至少在黄秋生这里,恰恰形成了相反的结局,这也让他的前两张专辑中,至少在形而上的气质中,也尽显地痦摇滚歌手那种希望中绝望、绝望中希望的矛盾气质。不过,当2001年制作《Badtaste…But I Smell Good》专辑时,这一切还是多少发生了变化,随着低潮期渐渐的退去,黄秋生的电影事业又赢来了新的转机,之后的《无间道》系列不仅让他成功转型,更为他赢得了第二春的荣光。因此,在此时发行唱片,即使黄秋生此君从骨子里来讲,还是一个雅痦偏痦的主儿,但其视角、心态及演绎方式却还是发生了质的变化。
当然,与黄秋生音乐事业中永远的对立面——香港偶像文化相对应,《Badtaste…But I Smell Good》依然是张妙趣横生并让人忍俊不禁的好唱片,和黄秋生在电影事业中赢得至高荣誉相类似的是,黄秋生所唱的音乐、所演的角色,总是会和他所赢得的那些主流声誉形成鲜明的反差,也可以说他的情况非常类似于武滕兰,几乎是以世俗最不耻的角色,为他赢得了举世间(至少也是群众口碑)最高的赞誉。这一切有《人肉叉烧包》为证,也有《Badtaste…But I Smell Good》为证。
《Badtaste…But I Smell Good》专辑从音乐上可以寻找到一个范本,即黄耀明的《人山人海》。一样是以翻唱老歌做为主体框架,而且因为黄耀明本人也担任了专辑四位制作人中的一位,因此这张专辑在改变音乐的气质方面,也多少呈现出许多与《人山人海》的近似之处。整张唱片除了两首黄秋生自创的民谣小调外,其余10首曲目均来自黄秋生圈中好友为其挑选的翻唱,而且恰好是欧西和华语各半。在欧西部分中演绎最为精彩的,还属更为国内乐迷熟悉的Tom Waits的《I Don’t Wanna Grow Up》、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和Nirvana的《All Apologies》。后两者为原作翻唱,而前者则为黄秋生自填词的改编版翻唱,这也正是所有西洋曲目部分最为优秀的作品,首先是黄秋生的声线气质相当符合Tom Waits的要求,而且环顾华语乐坛的非泛泛之辈,在黄秋生之前还真难找到如此一位形似80分的相近嗓音,而其继承许冠杰一脉的香港俚语唱词风格,也恰好在改编之余用更香港的方式与Tom Waits的草根气质交汇。而《Blowin’ in the Wind》在声线上虽然黄秋生同样也可以和Bob Dylan的破铜烂嗓有得一拼,甚至还有以假乱真的可能,但由于有了卡拉OK之嫌,以及Bob Dylan作品本身的排他人翻唱性,所以多少还是平淡了。至于电音版的《All Apologies》,则就反应出黄秋生真雅痞和Kurt Cobain真“朋克”间本质的不同。
五首华语翻唱部分中最优秀的则当属同样是黄秋生自己填词的改编版许冠杰作品《尖沙咀Tommy》,与《I Don’t Wanna Grow Up》以及自创的《男人四十无得捞》和《大佬》一样,在这首作品里,黄秋生并非在展示音乐,而是在白描生活,尽管演唱上松松垮垮,但却极好的再现出了他血液中“烂仔”的气质,尽管身份的变迁,让他多少烂得不彻底,但这毕竟是最接近真实的一面。而其它华语翻唱中,虽然轻爵士的陈奕迅作品《幸福摩天伦》,以及靡靡电音的陈秋霞之《偶然》,也各有入味的精彩,尤其是后者迷离凄美的“后达明”风格,更是特别抓耳,但这毕竟只能归功于黄耀明的成就,而非黄秋生,况且从来也就不是黄秋生的风格,而只不过是另一种比较文艺方式的做秀。
这张专辑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它的十款歌词明信片,在这里面,黄秋生又展示出他做为影帝的表演天赋,而且又与自己习惯的另类风格挂上了勾。郑秀文、黎明、郭富城、谢霆锋、莫文蔚等等一众偶像明星经典的唱片封面造型,都成了他的刀下之物(港版的封面用的正是仿黎明的一款),一律换成恶搞类型的歪曲。当然,于这些新造型中寻找那些原始出处,至少对那些非恶搞者粉丝的歌迷来讲,是一件很有意思类似于拼图的益智游戏。而这种形式上的反偶像,也相当能够引起许多对偶像文化百般叹息之士的共鸣。不过,从黄秋生一直以来对刘姓天王,以及其它老字号前辈的尊敬中,其实也可以看出他所谓愤青(中)成色中的不纯粹,地痦朋克精神中的不彻底,以市民的做法,这就叫会做人,而以文化的角度而言,这也是做为身兼知识分子和草根代表两种身份的黄秋生,无法回避的一种中庸色彩。当然,最后说到这张专辑,其实同样也是一张做秀的专辑,所幸黄秋生所秀之大方向相当文艺,所秀的目标又相当智慧,所秀的音乐也相当技术,因此,把这张专辑看成是一张有预谋且精致的痦子唱片,也许是最为合适的。

专辑曲目:

资源:

隐藏内容

此处内容需要积分获取

  • 普通用户特权:0.1积分
  • 会员用户特权:无需积分
  • 长期会员用户特权:无需积分推荐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